1. <td id="b277t"></td>
        <cite id="b277t"><ruby id="b277t"></ruby></cite>

        杀鸦记 七十三、鱼戏莲莲?世事如棋

       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大唐封魔录杀鸦记 七十三、鱼戏莲莲?世事如棋
        (88106 www.svua.tw)    二人倾谈之际,忽然听七宝说话,鱼诺海来访。是察事厅子的人。两人顿时止住谈话,请人进来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和郭暧,曾经也有过一段称兄道弟的时光。后来他进宫加入了察事厅子,便主动的将这份关系淡化了。似乎他比郭暧,更加介意自己的身份。

            又碍着自己此时的身份,毕竟是带着些朝廷派遣的意味,所以他是在郭府正门的门廊处等待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任凭老管家好言相请,他还是执意如此,说是等六公子回话了,再入内不迟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暧是郭子仪第六子,场面上,也就有人称他六公子。

            当七宝一路小跑儿着,到门廊处引了鱼诺海,到郭暧的住处时,郭暧和鲜于燕已经来到了卧室外的小厅里。

            鲜于燕一身官服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暧简单洗漱了一下,拢了拢头发,随便取了一件袍子披在睡衣外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是一个人独自来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甫一进门,郭暧先咯咯咯的对着他乐了一番,“哎呦,隔老远一股鱼腥味儿啊。哈哈哈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见了郭暧的面,倒是放松起来,恢复了往日朋友间的自由洒脱。上前拉了拉郭暧披着的袍子,提着鼻子嗅了嗅,拉长声音咕哝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恩——,还?#35831;?#20102;七天七夜的咸鱼味儿。哈哈哈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毕竟是躺了七天七夜的人,再有家人悉心照料,郭暧身上也泛起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腥味儿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鱼总管,别见外,再说我也没个一官半职的,这样穿戴,你就将就些吧。你的消息真够灵通的,我刚醒,你就来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哎,跟鲜于燕大人比起来,我可差?#35835;?#21734;。怎么样?郭大哥身体恢复的可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好。好的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睡上七天七夜。怎么?专程来看望哥哥么,带了什么礼物就放在桌上吧?一直提着怪累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暧说着,故意大幅?#28982;?#20102;两下身子,朝鱼诺海背着的手后张望,好像那里藏带了什么东西似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也嬉皮笑?#31216;?#26469;,张开双臂转了一圈,背后空空如也。然后忽地把手在背后一摸,拎出一样物件来。

            是一具食?#23567;?br />
            大家刚要鼓掌,忽地鲜于燕叫了起来,“哎,这是我带来的啊。你小子耍的什么鬼把戏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暧一看,果然如此,圆形的食盒描漆画银,颇有几分华贵。和刚才鲜于燕带来的大抵是同样的一件。

            再看一旁的桌案上,鲜于燕带来的那一件,已经不见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是幻术。这样的把戏郭暧也会几样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在和姐姐失散后,有一段时间流落江湖,在一个胡人马戏班里讨生活,大概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唐时代,有许多西域来的胡人,到长安、洛阳,或是其它富庶的大城,靠表演幻术谋财。当然其中也不乏偷盗拐带的行径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们最拿手幻术的是砍人头。砍掉人头,血溅当场,然后再有人把被砍的脑袋接回去,完好如初。高宗时代,因为厌恶那血腥的场面,曾一度禁止西域胡人的马戏班子表演这个戏法儿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并不抵赖,咧嘴笑笑,对着鲜于燕躬了躬身子,双?#32844;?#39135;盒递还给鲜于燕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一抱拳,嬉笑着说起,“素问鲜于兄厨艺通神,再加上这宫里上好食材,熬煮的羹汤,想必美味非常。不知道兄弟可有一般口服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嘿嘿,鱼总管不用?#25512;?#19968;起吃,一起吃吧。?#27605;?#20110;燕一边回答他,径直走到桌案前,打开了食盒,便要将羹汤分盛出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啊呀,见鬼啦,我做的鱼羹呢!?#27605;?#20110;燕又惊叫起来。把食盒一倾,摆给郭暧和鱼诺海看。

            那里面并没有?#26696;?#27748;用的盅罐,而是三瓶酒,由三只小巧玲珑的白瓷瓶儿装着。瓶身没有装饰,素的,器形却十分的雅致。

            ?#38752;?#29992;软木塞封着,柔和曼妙的酒香却早已流淌到了众人的鼻子里。七宝咧着嘴,当即淌下了一溜口水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暧当下看得明白,起身一拍鱼诺海的肩膀,“真是好酒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献丑,献丑。”鱼诺海嬉笑着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的鱼羹呢??#27605;?#20110;燕一摸肚子,看了看郭暧,又看了看鱼诺海。也不知道到底该找谁问个究竟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鲜于兄来得这么早,难道不该早把鱼羹摆在桌上了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大家寻声望去,果然,一具金釉画彩?#20048;眩?#25670;在桌案上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暧哈哈笑起来,不由得鼓掌喝彩,?#29100;?#24425;。精彩。小鱼儿,你这凭?#24352;?#31227;的手段,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两位哥哥见笑了。这酒,也是从宫里借来的,说是用了上好的雪莲、虎骨、人参调制,滋补的很,郭大哥、鲜于兄一番鏖战,可好拿来补补身子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七宝一听,没等郭暧吩咐赶忙到了厨房里,拿了碗筷酒盏,顺带取了几样小菜佐酒。铺开在桌案上,伺候众人吃喝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知道郭暧从不轻贱下人,而且他也有点?#19981;?#19971;宝这个孩子,一并倒了一杯酒给七宝吃。乐的七宝露出一口板牙,白灿灿的,小心翼翼舔着嘴唇喝起来,生怕洒落一滴琼浆玉液。

            酒喝过三杯,三个人还是嬉嬉闹闹,随意笑骂着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暧和鲜于燕互相看过几眼,心领神会,知道鱼诺海此来,并不简单。

            鲜于燕试探着郭暧的态度,郭暧还是比较珍惜这样的场面,自己和鱼诺海之间,这样随意的开着玩笑,也是许久之前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虽然郭暧也很想知道鲜于燕此行的目的,以及他会带来怎样的消息。可是,他若真的讲出来了,一定就是自?#21512;?#30693;道的么?也许会很尴尬,或者不开心吧。

  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郭暧也干脆放任自流,随心说笑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他想说,他一定会说的。何必摊破这美好的时光呢。

            不过,时间久了,鲜于燕总有些忸怩,身子屁股挪来挪去,坐立?#35805;病?br />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是个伶俐的人,看出鲜于燕的窘态,心想自己迟迟不表明来意,可能会让鲜于燕误会,是因为他的存在自己才不便说话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?#20174;?#20808;笑,一抱拳,“鲜于兄,不必介?#22330;?#36825;次我来,的确有一半是公事,另一半却是出于小弟私下对郭大哥,还有郭老将军的崇敬之意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说着话,鱼诺海,把脸转向了郭暧。依然微笑着。

            的确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消息。

            当鱼诺海提到郭老将军时,郭暧心里忽地一冷,虽然他生性?#35828;矗?#21364;毕竟身在郭家,朝中的局势、父亲的艰难,他还是能够体会的到。尤其近日来遭遇种种,更觉人生之艰辛。

            父亲虽然战功卓著,手握兵权。然而,这功勋和兵权又何尝不是一具枷锁镣铐呢?

            ?#20063;?#35828;安禄山之乱,吐蕃国之祸,就他?#23454;?#33258;家那本帐,就够人看得心烦意乱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自皇上登基以来,对安禄山?#35328;?#30340;战事一直非常顺利,更有收复长安的盖世功勋,百官无不臣服,四野纷纷追随。?#23454;?#33258;己也是知道的。

            然而,太上皇龙御天下数十年,威临八荒,甚至自己殿下这些文臣武将,绝大多数?#38469;?#20182;留下来的。顺从,未必就是忠心啊!再加上?#23454;?#22312;东宫时,与太上皇生出种种嫌隙,甚至几番险些丢了?#24742;?#20182;怎么会忘记呢?

            况且又有永王李璘雄踞江陵。?#26469;?#27442;动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时的父亲,就像一把利剑。谁都想得到。弄不好,恐怕父亲这把剑就得?#35828;?#33258;?#28023;?#31096;及全族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,作为李辅国的属下,忽然提到父亲,恐怕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事情。

            更不知道他到底代表的?#23454;郟?#36824;是李辅国前来。

            李辅国虽然是?#23454;?#22914;今最崇信的人,然而,权势熏天后,变数如?#21619;?#22312;不测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    郭暧的表情一怔,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,也不想接。既然他开了口,就让自己说下去吧。

            看郭暧不说话,鱼诺海心下了然,便独自?#40486;?#39064;继续下去:“其实,郭大哥,在察访边令诚的事情,大总管早就知道了。也不难猜想,这件事情是谁交代郭大哥去办的。大总管就是让我带一句话给你,你的一举一动,他都看在眼里。你所知道的消息,他知道的更多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这些话,鱼诺海不说,郭暧也能想得到。当下,长安城里爪牙眼线最多的,莫过于李辅国了。只是,这话里有多少夸张的成分呢?

            他的这些话,又是什么意思呢?

            “只有这些?”郭暧微微一笑,不以为然的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总管大人说的就这些。”鱼诺海停下来,长叹一声,又继续道:“当一个人,大权在握太久了之后,也许都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自己左右翻覆之间吧。在他老人家看来,说这些已经足够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暧笑了一下,他可以想象在李辅国的眼里,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。他郭暧也好,父亲也罢,都只是随他任意摆布的旗子。

            很多人,都以为自己是下棋的人,很少想到,自己可能也只是别人手里的棋子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暧?#20102;?#30340;当口儿,鱼诺海又继续道:“当今局面,?#20063;?#35828;安禄山、吐蕃、乌鸦这些,就李唐自家,也是纷?#20197;?#35809;。对于做臣子的来说,只有选择的机会,选对了,累世荣华,选错了,祸及全族。李大人,站在当今天子身边,自是隆沐皇恩,权倾朝?#21834;?#19981;过,在我看来,台面上的人是选,台面之下,未必就没有其他的选择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话说到后半句,鱼诺海的神情一边,语气也意味深长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说的这些话倒是很有道理。台面上的人,台面下的人,看得长远些,也许对郭?#20063;?#26159;最有利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只是,台面下的那个人是谁呢?

            “哦?这些话想来就是小鱼儿自己要对我说的吧。”郭暧看出他的变化,“只是你——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受李大人恩惠很多,自是为他效力,然而这个世界上,不该只有权力和欲望,不是么?#38752;?#19988;,我小鱼儿命?#31350;?#22391;,受过的恩惠也并非他一人,郭大哥于?#20063;?#21516;样恩情深重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哦?不止他一人,恐怕也不止我郭暧吧!”郭暧坦白了自己的想法,但也没有要对方一定回答的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次鱼诺海的造访,远比想象的更加复杂啊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抱拳轻轻点了一下,并没有回答郭暧的问题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,小鱼儿,那天终南山的火,也是你们放的喽!”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笑而不答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天坑里,垂下软梯救了我们的人,也是你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依然笑而不答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?#33125;希?#20063;不否认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没?#23567;?#20854;实,我也在寻找一个答案,该怎样告诉你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哦?此话怎讲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有些路本来就不容易找到?#36739;潁?#26377;些问题本来就很?#40486;?#31572;啊。也许,是我自己在寻找自己的?#36739;?#21644;答案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你找到自己的答案时,我们还能这样坐下无忧无虑的喝上一杯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应该不难办到。对了,还有一件事情,陈玄礼将军已经被皇上赐死了。我临来时下的圣旨,此刻,怕是已经执行完毕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说这话时,表情冷然,看不出他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,或者对陈玄礼是否同情还是快意。

            如?#35828;?#28982;的说出一个人的死亡,还是令郭暧有些讶异,或许小鱼儿在隐瞒什么吧。或许这些年的江湖漂泊,早已令他看淡了人的生死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暧同鲜于燕对视了一眼。那天夜里,边令诚被那个后来化身成九尾妖兽的黑衣人带走了,那个时候,他们就想到了陈玄礼将军很可能凶多吉少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三天的时间,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,未免太残酷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鱼诺海见他们沉默不语,继续道:“这件事,本来就是欲加之罪,烦恼无用。不过,有一样倒是真的,皇上真的很在意边令诚的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暧、鲜于燕一听,目光登时集中在了鱼诺海脸上。

            欲加之罪,他们二人是清楚的,虽说陈玄礼身为龙武大将军,担负着护卫?#39135;?#30340;职责,?#26432;?#20196;?#29486;?#19981;过是一介囚徒而已,又是在大理寺被劫的,总犯不上死罪的。

            皇上要除掉陈玄礼,也不过是为了与那位老人家对抗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二人本以为边令诚在皇上眼里不过是一个筹码而已。?#23454;?#31455;真的在意他?

            是啊。父亲交代自己察访边令诚的事。结果牵扯出乌鸦来。难道边令诚还有什么秘密,竟令当今?#23454;?#20063;有所顾虑么?88106 www.svua.tw
  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大唐封魔录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大唐封魔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  如果你对《大唐封魔录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 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
          1. <td id="b277t"></td>
            <cite id="b277t"><ruby id="b277t"></ruby></cite>

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b277t"></td>
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b277t"><ruby id="b277t"></ruby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ag真人赌博 澳门线上真钱赌博攻略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图 三期必一期平特肖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2 广东时时彩模拟投注平台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北单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100期 爱拼才会赢两码中特 幸运飞艇群 双色球的连号什么号 体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甘肃11选5遗漏数据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