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d id="b277t"></td>
        <cite id="b277t"><ruby id="b277t"></ruby></cite>

        第二十二章 家长会

       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念景堂 第二十二章 家长会
        (88106 www.svua.tw)    楼侧,攀缘绿化侵满墙,随着季节的枝枯叶落,呈褐色,可以想象春意复苏之时的勃勃生机。

            几辆车排着队穿过小道,挨个停在空地上和大树下。

            一辆黑色的卡宴探出一张优雅的脸,白母对前方的车主说:“那位家长!你往旁边挪点儿,我快撞到墩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!”男车主立刻把车往左前方开了半米,停稳后下来了两夫妻。

            白母下车后向他道谢,看着两位由?#32536;?#32673;慕道:“他们感情真好,还一起来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他嘛,非要拉上我。”车主的妻子虽在抱怨,话里却是浓浓的甜蜜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爸爸!妈妈!”陈子圆从画?#39029;?#26469;,高?#35828;?#36305;去他们身边。她看着穿着朴素依旧贵气逼人的白母,一眼就辨认出是白裕安的母亲,礼貌地说:“阿姨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好。”白母笑着点点头,“真有礼貌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,白裕安在里面。”陈子圆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噢,谢谢。”白母走进画室,?#23545;?#23601;瞧见白裕安在和李逵天下棋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激动地拍掉李逵天捏着棋子的手:“诶诶诶,你怎么还多跳了一格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哪有多跳啊!这不是正好四个洞嘛,你自己数数。”李逵天赖皮地用小指偷偷地把他的棋子拨去后一洞给自己让路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对啊,我明明堵?#33487;?#26465;路啊!”白裕安一脸正色:“天哥,你是不是又出猫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会,我说好正经下棋就正经下棋,你不能自?#21644;?#35760;就污蔑我啊!”李逵天耍赖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我现在堵了它。”白裕安气鼓鼓地把李逵天拨走的?#36917;?#25320;回。

            白母一手捏住他能挂茶壶的嘴:“这么大人了嘴巴还嘟得这么高,注意点男子气概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妈咪你来这么早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啧,喊妈!刚说了男子气。”白母拍了他脑袋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噢,妈!”白裕安扁着嘴喊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逵天有些僵硬地坐在那,犹犹豫豫站起来,他最不擅长这种类似交际的场合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李老师吧,我是白裕安的母亲。”白母礼貌地伸出手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逵天赶紧把手汗擦大腿上,双手郑重地握上去,“你好你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松开手,李逵天下意识寻?#19968;?#26223;郁的身影,谁知他在外头和陈子圆一家三口?#38405;芴感?#33258;若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摸摸头对白母说,“我带你去看看他们画的画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逵天把她领去绒墙前,墙上排着每个人?#21051;?#30340;画作,一眼能看出进步的程度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张画的好呀!栩栩如生。”白母指着钉在最上层的素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对,这一排都是优秀的作品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白母点点头,她没找到儿子的名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白裕安在这排。”李逵天贴心地指着中游区域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他一直都处于中间水平,玩心比?#29616;兀?#20598;尔认真?#22797;危?#30011;的就不错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白母若?#20852;?#24605;,“那他平时没调皮?#36820;?#21543;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那没有,他很听?#21834;!?#26446;逵天否认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,最怕他不听?#21834;!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不会。”李逵天用余光看到门口越来越多的人,心开始慌,他看看墙角的钟,距离家长会还有半个多小时。

            两个大男孩在屋顶躺着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头揪着从砖瓦缝长出来的草,问:“你家长为什么不来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他没空。”?#22235;?#23425;回答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头拨下来一根草在手里晃,卷成一个圈,“你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大头听着他平淡的语气,看了他一眼,“我家长也没来。”他把捏出的小环套在手指上:“但我不想习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?#22235;?#23425;也拨下几根草,不像大头那样随意摆弄,而是认真编出了个手环。

            ?#24052;郟?#21385;害啊。”大头拿着这个简易的编织品,仔细地观?#20572;?#20320;一男的怎么会弄这玩意儿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儿时奶?#25506;?#30340;。”?#22235;?#23425;又拨下几根编成另一种花样。他?#26223;?#22320;说:“她会很多东西,还能上高树摘果子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大头不相信地张着嘴:“上树?你奶奶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?#22235;?#23425;解释道:“她没有很老,那时候应该和这些家长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大头凭他话里的多个信息点,推断出他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家庭,便不敢问了,将话题扯到专业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美术一直都那?#26149;?#21527;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文化?#25991;兀?#20063;很好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一个叹词足以总结他的优秀,大头羡慕地坐起来叹了口长气,大声喊道:“真好啊!”

            赵子玉站在落地?#24052;猓?#26395;着里头被家长围住的霍景郁,表情十分不好看。

            因为那头土气的红色卷曲短发挨着霍景郁十分近,偏偏还在白母旁边,差距一眼明了。家长们都散开了,她还一个劲的?#35782;?#38382;西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老师啊,赵子玉她在画画这上面是不是缺少天分啊?#20426;閉阅?#25343;着赵子玉最?#22836;?#30340;作品问霍景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的,天?#21576;?#19968;部?#37073;?#26368;重要的是靠努力。她是这里最努力的学生,经常最后一个走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吗?#20426;閉阅鋼室?#36947;。

            霍景郁无奈地点头,“是的,您要相信她,给她多点信心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这个画画的好,以后能做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看她?#19981;?#20160;么方向,职业画家,设计师,化妆师,做游戏方面的工作都可以。”霍景郁笑道:“也可以像我这样开个机构当老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?#38405;?#30524;前一亮,脸上的褶子加深,“开机构赚的钱多吗?多的话我也让她干这个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没想到她问的这么直接,霍景郁不赞成地挑挑眉,“看怎么运营吧,钱是次,学生?#25856;侵鰲!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那这个机构需要多少钱?#25293;?#24320;起来?你是先工作有存款才开的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霍景郁皱着眉头:“您先关注她的学习,毕业后她自会有规划,到时候再讨论也不迟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不行的,太晚了,而且她一小孩子懂什么,我当妈的先想好她照着走就没错了。”她继续问:“霍老师,我?#26149;?#22810;街上替人画画的,你说一天画下来,能卖多少张出去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霍景郁严肃地抿唇,其实她来到画室之后,从赵子玉的?#20174;?#23601;能看出,她们的关系并不好,赵子玉甚至是带着厌恶的目光看她的。

            经过短短的谈话,他就理解了。?#38405;?#26159;一个脑子里、眼睛里、嘴巴里,甚至是呼吸里都挂着钱的妇女,这样的家长容易教育出自卑的孩子。

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9577;妈妈,您该从她的本质出发,而非您的价值观。”

            ?#38405;?#27809;听懂想继续和他探?#37073;?#36213;子玉一把拉过?#38405;福?#23545;霍景郁说:“老师对不起,我们先走了。”说完,她面色难堪地把人拉出去。

            这段对话,大长?#21364;?#22836;听到尾,突然之间他对赵子玉多了份同情,没有之前那么讨厌了。

            ?#38405;?#34987;她拉出门外二十几米远的草地上,肥胖的下肢跟不上她的步速,一把甩开她的手,“怎么搞的你!?#19968;?#27809;有?#26159;?#26970;呢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回去吧!”赵子玉没好气地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就让我回去?家长会都没开完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还开什么开!你不知道自己嗓门大吗?周围人什么表情你没看见?你问那些做什么?!”赵子玉羞愤地吼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她感到丢脸,尴尬,特别?#20405;?#36973;的怪异和同情的目光,让她整个人无地自容。她根本不敢看霍景郁,明天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。也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,她一想到他可能会把自己归为这类人,内?#24917;?#36817;崩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问题怎么了,都是现实问题,你们那老师也真是,我?#35782;?#20182;答西,说的什么?#21494;?#27809;听懂,?#19968;?#26159;得找他去!”说着,?#38405;?#23601;要回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给我滚回家去!”

            赵子玉暴发式的怒吼,震到了屋顶的两人,他们默契的探头往下望,就看见赵子玉和她妈妈的拉据战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#20426;閉阅?#30340;厚重的眼皮在抽搐打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要脸,?#19968;?#35201;脸,也是,你本来就是个没脸没皮的人,要不然怎么这么死赖当小三,丑成猪样都不知道我?#34935;?#20040;想的!”赵子玉把话往狠里说,为了激怒她。

            ?#38405;?#19968;只沉重的手扣在她脸上,那力道感觉都能扇掉一层皮,“我现在就回家弄死你!”说完拽着赵子玉的衣领拖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头目瞪口呆,?#22235;?#23425;则一脸平静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,这什么母女啊?#20426;?#22823;头感觉他之前都白活了,“太狠了吧!”他缓了半天都没缓过来。

            家长会结束后,白裕安躺在床上,内心复杂。他拿起手机不知该怎么说,他理顺思绪刚想拨过去,林微荷的电话就来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立马接通:“干嘛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穿着一身粉色的毛绒睡衣,扎着?#36824;?#22836;,怀里躺着?#22681;牽?#25163;里搂着边边坐在沙发上,懒洋洋的,手机在一旁开着扩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没干嘛,就是想问你家长会开完没有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开是开完了,有啥事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我就是无聊,想让你过来陪陪我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林微?#36175;?#26102;摸着两?#35805;?#29356;,哪个都不能偏,都是嫉妒的化身,真累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过去干什么?我看到景郁哥?#21494;加?#28857;害怕,他太严厉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隔?#25856;?#26426;,林微荷都能感受到他的胆怯,“嘁,景郁哥有啥可怕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被鄙视了,白裕安不快地说:“你当他学生试?#35029; 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你快来,我在家里,辛嫂不是回老家了嘛,?#20197;?#20960;天就回来了,要不然没?#33487;?#39038;边边。”林微荷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噢?是吗,那我过去,正好有事和你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去了再说,我?#35748;?#20010;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很快,白裕安香喷喷地躺在林微荷房间的沙发上,肚子上放着一大袋薯片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今天发现,那个赵子玉不讨人?#19981;?#26159;有原因的。”白裕安说出困扰他几小时的事情。
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从床上坐起来,?#32032;?#30340;心在燃烧,“为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回忆起?#38405;?#30340;样子, “她妈妈特别吓人,嗓门很大,很胖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不是很普通的形象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不一样,她妈长的凶,说话也?#20303;?#23478;长一般都是问老师孩子的成绩什么的,她妈妈问怎么赚多点钱,就是财迷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可能是你不缺钱所以没体会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啧!?#20197;?#20040;不缺钱,被你搜刮之后我的元气还没恢复过来呢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都多久了,别扯淡。”林微荷起来把大灯关了开了小灯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?#35835;?#21322;天,“诶,你一打岔?#21494;?#24536;了我讲哪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她妈财迷。”林微荷提醒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噢对,还有人说她妈是后妈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我看挺像的,那狠劲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好像挺惨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嗯,所?#38405;?#23601;别针对她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怎么行,她妈归她妈,她的问题一大堆,她想勾搭景郁哥就是不行,等她哪天?#30007;?#24402;正了再说。”林微荷抢过他的薯片,没注意力道,撒了他一?#30631;ぁ?br />
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?#36825;些都留给你,别吃这么多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撇了她一眼,捡干?#27426;?#23376;上的碎薯片,“你的新学校感觉怎么样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?#24052;?#22909;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看着她,“有男的管你要手机?#24597;?#21527;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有一个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警觉地竖起耳朵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地理老师,我现在是科代表。我转学之前地理科代表就转走了,然后直接就让我当,你说巧不巧?#20426;?#26519;微荷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耷下耳朵,“你班上有没有才华横溢的人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嗯……不知道,?#19968;?#19981;了解。”林微荷看着他:“你问这个干嘛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心想:因为你容易被有才华的人吸引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没干嘛,就好奇。”他?#30001;?#21457;上站起来,走去小阳台,看见一辆保姆车停在铁栅栏外,下来一个戴墨镜的女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诶,你嫂,那女人回来了。”白裕安差点激怒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。”林微荷不屑地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仔细观察:“还有一个男人一起进来了,身形不像你哥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她敢带男人回来?#20426;?#26519;微荷惊愕道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进屋看了一圈墙上的海报,目光停留在最大的一张,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说:“我觉得你应该下楼去看一眼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肯定要,她怎么敢带男人回家!”林微荷气冲冲地小步跑下楼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跟在她身后掏出手机录像,摄像头向着自己,他面带笑意:“今天又是一个特别的日子,不过不是我准备的,我没那么大的能耐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他换成后置镜头,记录她怒发冲冠的一刻,期待她下一秒的?#20174;Γ?#23567;声对手机说:“这位同学以为她嫂子偷带男人回家,现在非常生气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说着他往楼下看一眼,盯?#25856;?#26426;画面笑道:“五,四,三,二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倒计时还没完,一道带着惊喜又夹杂着惊恐的尖叫声冲破屋顶。
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见到那个男人,不敢相信他是真的,脚下踩空,屁股墩儿坐在楼梯上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好笑地看着她的失态。
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抓着扶手起来往回跑,惊慌地抓住白裕安:“我没看错吧?!”问完她发现他在录像,皱着脸命令:“你给我关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关我关。”白裕安往地上拍,等她飞奔回房,他又举起来拍自己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凭?#21494;?#22905;多年的了解,她一定会换一身?#36335;?#28982;后装得特别矜持跑下去要合?#21834;?#25509;下来我就要偷拍了,免得她砸我手机。”说完他把手机塞进胸前的口袋,露出镜头。

            没一会儿,林微荷拿着一张海报和一堆CD从房间出来。?#36824;?#22836;不见了,睡衣换成裙子,经过白裕安,飘来一?#19978;?#27700;味。

            见他憋笑的样子,林微荷赏了他一拳。

            她急?#35874;怕?#30340;步伐在搂梯拐角处突然变得稳重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忍得非常辛苦,手机随着他胸脯在抖动。

            苏榛为自己的电影唱片尾曲,刚结束工作,她拜托合作的歌手见见林微荷,借?#33487;?#20010;机会缓和她?#20405;?#38388;的关系。

            那声惊叫后,苏榛不好意思地对这位工作伙伴说:“吓着你了吧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,习惯了,来自粉丝的尖叫声。?#22791;?#25163;笑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大川哥哥。”一声甜美的呼唤传来。

            歌手大川看过去,只见这女孩儿怀里抱了一摞他的CD,“你真的是我的小粉丝啊。”他贴心地从她手里接过来放在茶几桌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从小听你的歌,这些全是我用?#39038;?#38065;买的。”林微荷笑眯着眼求夸奖的语气让白裕安憋不住了,他关掉了手机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川挑出其中一张专辑,惊讶地说:“这张已经绝版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厉害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厉害厉害。”大川摸摸她的头,“谢谢你这么支持我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苏榛在一旁笑道:“她房间墙上全是你的海报,还不让人碰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扫了她一眼,让她别插?#21834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小榛?#30340;?#26159;学音乐的?#20426;?#22823;川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惭愧地点头:?#25226;?#36807;,但好像没有什么天赋就不学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?#19978;?#20102;,那你平时听什么类型的歌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听你的歌!”

            大川忍俊不禁,拿过那张海报,“是要让我签名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嗯!”林微荷递给他一管金漆笔。

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36753;呢?也签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挑出一张说:“这张我最?#19981;叮?#23601;签这个吧,怕你签累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她看着大川把所有的专辑都签了,感动的一塌糊?#20426;?br />
            留下了合影,送走了偶像,林微?#25797;?#20026;其难地对苏榛道了声谢。

            苏?#29615;路?#30475;见了将?#26149;?#30566;的景像,林微荷打断她的期盼:“你别想太多,我只谢你这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一个晚上都睡不着,兴奋地坐在床上盯着墙上的海报,她摸着头顶,“他还摸了我的头!!!”她大喊一声裹着被子把自己卷成一条大型毛毛虫。

            白裕安回到家,用电脑剪辑刚才的影片,配了一些特效,边看边笑她傻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算是小小的网络红人。阳光大男孩的形象,让他拥有粉丝小十万。他经常会发一些恶作剧的视频,一般都是林微荷暴跳如雷的模样。

            林微荷不玩这些软件,年纪轻轻活得像个小老头,天天听着六七十年代的金曲,看老电影,对于潮流一?#25386;?#24863;?#21834;?#36830;崇拜的歌手大川都是有一定岁数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视频剪辑完了,被他发了出去。88106 www.svua.tw
  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?#26657;?#20197;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念景堂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念景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  如果你对《念景堂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 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
          1. <td id="b277t"></td>
            <cite id="b277t"><ruby id="b277t"></ruby></cite>

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b277t"></td>
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b277t"><ruby id="b277t"></ruby></cite>